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

仲裁法修改須明确仲裁秘書職業定位

  我國現行仲裁法頒行于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建立初期,對完善我國市場經濟糾紛解決機制發揮了重要功能和作用。仲裁法實施20多年來,仲裁事業已經成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重要組成部分,是我國現代公共法律服務體系的主要力量,在我國多元化解糾紛解決機制中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

  總體來看,這仍然是一部與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規律相适應,且内容比較全面、合理、先進的規範仲裁糾紛解決機制的法律。但随着我國仲裁事業的社會環境和法律環境不斷變化,部分規定不能完全适應我國仲裁實踐的需要,現行仲裁法的部分制度盲點、缺陷也日漸顯現。其中,仲裁秘書職業定位的缺位即是問題之一。

  仲裁秘書作為協助仲裁庭完成案件處理的專業輔助人員,是仲裁流程管理過程中的控制指揮中心,是仲裁程序的管理者、組織者、推進者、協調者、服務者和監督者,是仲裁機構必不可少的職業隊伍,在仲裁工作中居十分重要地位。我國現行仲裁法及相關司法解釋均未對仲裁秘書作出規定,偶有仲裁學界、實務界專家對仲裁秘書職業的關注也大多是局限于仲裁秘書專業化及仲裁案件受理、處理等環節的職責要求,部分仲裁機構也主要就仲裁秘書工作職責制定了内部管理規範,域外國際仲裁機構也主要局限于仲裁庭秘書的選任、職責以及報酬。

  我國仲裁事業的發展離不開仲裁秘書職業隊伍,但由于對仲裁秘書群體整體缺乏應有的職業關懷,仲裁秘書較高的離職率和較差的穩定性是我國仲裁機構隊伍建設面臨的普遍問題。為了完善我國仲裁機構内部治理結構,激發包括仲裁秘書在内的仲裁從業人員的活力和動力,必須加強我國仲裁秘書隊伍的職業化、專業化建設,探索設計具有中國特色并符合我國仲裁實踐、規律的仲裁秘書職業保障體系,補齊我國仲裁秘書職業保障的制度短闆。仲裁秘書職業定位是仲裁秘書職業群體的職業價值目标和特殊利益追求,是建立仲裁秘書職業保障體系的基礎,主要包括仲裁秘書用工管理、崗位性質、工作内容、職務職級等内容。

  仲裁秘書的用工管理方式。我國仲裁機構因不同組建背景、發展路徑導緻的管理機制差異,呈現出了不一樣的成長态勢,并直接帶來了仲裁秘書崗位的用工方式混亂。與此同時,我國現行仲裁法對仲裁委員會是事業單位法人還是社會團體法人,是行政機關管理的行政事業單位還是自收自支的事業單位等,均未予以明确界定。仲裁機構定性模糊的“天然缺陷”,派生出了性質各異的仲裁機構及差異化的内部管理機制,各仲裁機構對仲裁秘書用工管理方式也難以做到統一規範。實踐中,有的是合同制辦案秘書,有的是勞務派遣辦案秘書,有的是事業單位編制,有的又是公務員編制等等,與其相關的仲裁秘書待遇也千差萬别。

  仲裁秘書用工管理方式的規範,取決于我國仲裁機構性質的明确定位。我國仲裁制度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制度的組成部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本質,決定了我國仲裁委員會的機構性質。仲裁作為國家社會治理系統工程所使用的手段之一,其制度安排應該契合國家發展戰略,積極回應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的法治保障需要。基于政府主導、全社會參與的現代社會治理的基本邏輯,結合我國仲裁法應有的價值取向和仲裁實踐的有益經驗,我國仲裁委員會的機構性質可以定性為:政府組織商會和有關部門依法組建的,為解決合同糾紛和其他财産權益糾紛提供公益性法律服務的非營利性法人組織。據此考慮,對于仲裁秘書的用工管理方式,仲裁機構可以按照仲裁秘書的執業年限、能力、效績等分别采用聘用制和合同制兩種用工管理方式。

  仲裁秘書的崗位性質及職責。在國内外仲裁機構管理實踐中,仲裁秘書主要負責案件程序管理,是協助仲裁庭完成案件處理的專業輔助人員。但是,有部分國内外仲裁機構的仲裁秘書職責範圍延伸至部分實體性事項,直接或間接介入對案件實質性内容的處理。例如,有仲裁機構仲裁規則規定:“仲裁庭認為必要時,可以委托辦案秘書調查事實、收集證據。”此規定明确賦予了仲裁秘書參與部分實體性事項的權力;部分仲裁機構仲裁員甚至下放實體權力,讓仲裁秘書代為處理案件、代為制作裁決書等等。

  為了确保仲裁案件裁決質量,維護仲裁糾紛解決機制權威,應該明确仲裁秘書及仲裁員的崗位責任邊界,統一規範仲裁秘書的職業定位。筆者認為,仲裁秘書的工作内容應該主要定位于“事務性”的仲裁流程管理職能。如果仲裁機構認可仲裁秘書因工作需要代行仲裁員的“實質性”事項職責時,相關仲裁機構必須在其仲裁規則中明示,并科學規定仲裁員和仲裁秘書的工作業績、責任承擔,避免出現“仲裁當事人以仲裁庭秘書不法幹涉案件實體事項或仲裁員不當委任專屬職責為由,請求法院撤銷仲裁裁決”的案件。

  仲裁秘書的分級分類管理。為了拓寬仲裁秘書職業發展空間,建立一支穩定、專業的仲裁秘書職業隊伍,仲裁法應該明确仲裁秘書的分類分級管理、評價考核機制和獎勵激勵機制,強化仲裁秘書的職業歸屬、身份認同和待遇保障。

  分類分級管理仲裁秘書,是仲裁機構完善内部治理結構的主要任務,是遵循我國仲裁工作規律和提升仲裁服務質效的客觀需要。仲裁秘書分類分級管理包括仲裁秘書分類分級标準、職級晉升制度及其對應的工作内容和報酬标準。

  仲裁委員會享有仲裁秘書用人自主權,仲裁機構可以按照業務需要選聘服務于國内民商事争議、國際商事争議、涉外商事争議或涉港澳台商事争議的仲裁秘書,也可以在仲裁規則明示且對仲裁員、仲裁秘書的工作業績和責任承擔做出合理安排的前提下,根據市場需要選聘部分仲裁秘書代行仲裁員“實質性”事項職責。

  同時,為克服仲裁組庭過程中諸多困難,激勵仲裁秘書中的優秀人才,筆者建議建立駐會仲裁員制度,允許具備條件的仲裁機構選聘部分符合條件的仲裁秘書作為駐會仲裁員,根據工作需要以仲裁員身份參與案件實體事項的處理。駐會仲裁員包括但不限于仲裁秘書,受聘擔任駐會仲裁員的仲裁秘書的本職工作仍然是仲裁秘書。

  以執業年限、品德、能力、貢獻為導向,可以将仲裁秘書等級依次劃分為初級仲裁秘書、中級仲裁秘書、高級仲裁秘書三個級别,并實行不同的用工形式。其中,高級仲裁秘書實行聘用制用工形式,初級、中級仲裁秘書實行合同制用工形式。仲裁秘書可以受聘仲裁機構管理崗位,符合仲裁法規定的仲裁員條件的高級仲裁秘書,可以擔任駐會仲裁員或者代行仲裁員“實質性”事項職責。不同類别層次的仲裁秘書的具體準入資格、工作内容、報酬标準、職級晉升規範以及駐會仲裁員規範,由中國仲裁協會制定行業規範,仲裁機構參照執行。

  構建仲裁秘書職業保障體系,建設操守規範、業務精湛、結構合理的高素質仲裁秘書隊伍,是提升我國仲裁機構便捷、高效、均等、普惠的公共法律服務能力的必然選擇,是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發展對仲裁工作的新要求,是我國仲裁事業發展的基礎性工作。筆者建議,在現行仲裁法修法過程中,須明确仲裁秘書的職業定位即仲裁秘書是協助仲裁庭完成案件處理的專業輔助人員;明确仲裁秘書實行分類分級管理;明确具備條件的仲裁機構可以選聘符合仲裁法規定的仲裁員條件的仲裁秘書擔任駐會仲裁員;明确仲裁秘書分類分級管理規範及駐會仲裁員規範,由中國仲裁協會統一制定,仲裁機構參照執行。

(作者:楊建學 系西南政法大學中國仲裁學院執行院長)

(來源:法制日報網絡版)

附件:


分享到微信新浪微博人人網0